2020-06-14
主席赞叹,蒋介石恼火,传奇女特工“潜伏”台湾,牺牲后60年魂归

她,是我党隐蔽战线上的杰出代表,是台湾红色间谍第一案中的关键人物。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之中,她用生命阐述了崇高的爱国精神。

很快,国民党保密局派人扑到舟山搜查朱枫。在好友家藏匿两周的朱枫落入魔掌时,从皮衣的夹缝中剥出金链和金镯,分4次把有二两多重的金属吞下胃里,决意以死明志。

朱枫忠诚、机警、成熟,还在台湾有继女和女婿等社会关系。无疑,是最佳人选。然而,10多年来,她多次在隐蔽战线上出生入死,眼看就要调回上海一家团聚。

主席还当场赋诗一首: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此时,日寇封锁加剧,大后方革命出版物资和经济都很困难。为了支援革命,朱枫一咬牙变卖了一直寄存在上海银行里的一枚3克拉结婚戒指,换来了3200元经费。

谁能担当如此重任呢?

谁料,面对敌人威逼利诱,朱枫毫不动摇,慷慨直言:“我个人的死算得了什么?‘青山处处埋忠骨,人间遍种自由花’……”

为此,她还特意给上海亲人捎去一张便条:凤将于月内返里,1950年1月14日。

来到台湾后,朱枫只能单独联系“两条线、两个人”,一人是当时地下党“台湾省工委”在台湾的最高领导人书记蔡孝乾,一人是我党秘密情报员、时任台湾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

正当朱枫准备撤离的时,厄运却突然降临。1949年底和1950年1月,台湾地下党两名主要干部先后被捕叛变。台湾立刻实施戒严,海、空进出台湾的通道全被关闭。

谁料,10月,解放军三野十兵团进攻金门古宁头,由于情报失准,战斗失利。11月,三野七兵团进攻舟山群岛中的登布岛,也因情报失准而严重受挫。

1939年,朱枫跟随丈夫朱晓光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两人明面上在经营书店,实际上书店是共产党人的秘密联络点,进行对外联络和掩护工作。

父亲朱云水曾是镇海的渔商工会会长,朱家可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家世优越的朱枫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琴棋书画,几乎样样精通。

很快,朱枫获得了大量的绝密军事情报:《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置图》、《敌我态势图》以及海军基地的舰只部署、空军机场飞机架数等。

在组织的安排下,朱枫很快与中共台湾省委书蔡孝乾接上了头,并联络到了吴石将军。

朱枫牺牲后,家人从来没有忘记过寻找她的遗骸。

朱晓光在回忆爱妻的文章里写道:我和朱谌之相交18年,朝夕聚首,只有中间两到三年,大部分日子都是各自奔波,解放战争期间,更是连通信都无法实现。

朱枫明白,台湾一战是中国革命的最后一战,意义重大。因此,在华东局情报部领导还举棋不定时,她毅然牺牲了小家,二话不说,奔赴台湾。

她,值得国人铭记!

1944年,朱枫被日本宪兵队逮捕,在牢房内经受严刑拷打,虽被营救出狱,腿部却落下了残疾。

1945年,朱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共从事情报工作。

在学校中,结识了同窗陈修良,陈是一位坚定的共产党员。在其影响下,元游游戏大厅网点朱枫积极参加爱国反帝学生运动,支援上海工人罢工。

一条漫漫回家路,她“走了”60年,如今终于魂归故里……

蔡孝乾的叛变,使台湾地下情报网彻底沦陷。吴石将军冒着暴露的风险,亲自开出“特别通行证”,并通过军用飞机,将朱枫送到还在蒋军手中的舟山岛,打算利用舟山的渔船,送朱枫返还老家镇海。

她,就是“潜伏”台湾的传奇女特工——朱枫。

前后7次相唔、40多天出生入死,朱枫顺利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得到上级的指示:“速回”。

这位中国民主革命时期最后一位女烈士,将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人民解放事业。

1925年,朱枫前往宁波竹洲女子师范求学。

为了革命事业,朱家一家四口人几乎没有团聚的时候。

一直到2010年,她的遗骸才被运回老家,安放在镇海革命烈士陵园。漂泊60年,朱枫烈士终于入土为安。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朱晓光被派到上海工作,多年奔波,眼看一家人就要团聚。

2011年7月12日上午,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一时间,解放台湾成了一道难题。

不想,被敌人发现,动用飞机将她押回台湾,在医院将金物取出。

一位烈士的外孙女双手微颤,接过了覆盖着鲜红党旗的骨灰,紧紧地抱在怀里,含着热泪,用耳语般的声音说:“外婆,我们回家了。”

朱枫,原名贻荫,小名桂凤,改名朱谌之,字弥明,参加革命后改名朱枫,1905年出生于浙江省镇海县的一户富裕人家。

为了从朱枫身上得到一些信息,蒋介石亲自委派的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出面,对朱枫动之以情,晓以利害,希望她能主动投诚。

在北京,毛泽东看到这些情报都十分惊讶,得知朱枫后,她连忙称赞说:“这位‘秘密特派员’以及‘密使1号’吴石很能干,建议‘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

责任编辑:贺鲁杰

中央决定派遣一名得力干将,联络台湾内部的反蒋力量,搜集台湾重要军事情报。

“以人物带动人文,用文章传递文化”,徽脸文化,致力于发扬安徽文化,宣传安徽人物。为徽文化代言,打造安徽文化第一微刊。

1950年6月10日,被捕入狱120天的朱枫被押往刑场,身中七枪,壮烈牺牲,年仅45岁。

七七事变后,她放弃了舒适的生活,毅然离开家庭,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在家乡抗日宣传队、医疗救护队,并开办镇海工艺传习所救济战火中流离失所的难民。

不料,1950年3月1日,台湾以“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的罪名逮捕了吴石,并在其寓所搜出他亲笔签发给朱枫前往舟山的特别通行证的有关书面材料。